张鸿林为什么会不打cba
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領導力

和而不同,君子之風——改革開放四十周年,追記我與老布什總統的一次近距離接觸

車巍 2018年12月18日

經過40多年的風風雨雨,中美關系又走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上。如何維護保持和而不同,有利于兩國人民未來的雙邊關系,對中美兩國乃至全世界都有重大意義。

編者注:這個月時值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中美發表聯合公報決定建立正式外交關系40周年。中美關系今天不僅是世界上最為重要的雙邊關系,而且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整個過程中起過特殊的作用。經過40多年的風風雨雨,中美關系又走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上。本月初長期對華友好的美國第41屆總統老布什先生的辭世,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如何維護保持和而不同,有利于兩國人民未來的雙邊關系,對中美兩國乃至全世界都有重大意義。車巍先生十多年前與老布什先生的一次有趣的接觸,以小見大,可以給我們帶來一些有益的啟示。

?
本月初,美國前總統老布什以94歲的高齡,把波瀾壯闊的人生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去天堂與恩愛一生的夫人芭芭拉和早逝的愛女樂彬團聚去了。老布什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政治家,他的離去標志著一個時代的終結;雖然政見各異,但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各界人士都表示了真摯的悼念之情,各種有關老布什的報道和文字一時間見諸各種報端媒體,不禁把我又帶回到十三年前對這位對華友好的美國前總統的一次“提問”的場景。

?
2005年春, 《商務周刊》在北京舉辦主題為“全球化”的CEO論壇,出席陣容堪稱超級豪華,參會的除了國內的諸多部委領導出席外,海內外商界領袖也不乏當時的風云人物,包括Skype創始人尼可拉斯·曾斯特羅姆、首創集團董事長劉曉光和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等;而前各國政要有英國前首相梅杰、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蒂爾、澳大利亞前總理霍克、兩位新西蘭前總理珍妮·希普利和邁克爾·肯尼斯·穆爾、美聯儲前主席保羅·沃爾克、東帝汶首任總統沙納納·古斯芒,還有我當時的老板瑞典前首相畢爾德等;當然其中最引人關注的無疑是美國前總統老布什。

當時與美國有關的有兩件重大事件: 一是2004年小布什擊敗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連任總統; 二是耗時九年之久的第二次海灣戰爭剛剛進入第三個年頭,國際上反對美國的聲浪高漲。作為第一主旨演講嘉賓的前總統、現任總統小布什的父親的老布什,自然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

老布什演講一開始就以他風趣優雅的口才和幽默,吸引了全場聽眾的注意。記得他的開場白提到不少趣事,包括在場老友畢爾德曾經與他們全家在得克薩斯州老家莊園里泳池邊度過的快樂時光。當然,他也有意講到的一個與全球化相關的笑話,就是1999年他去西雅圖趕上了震驚世界的反全球化“西雅圖騷亂”。 11月30日,就在世界貿易組織貿易部長會議準備在西雅圖召開之日,4萬人之眾的抗議者隊伍與警察發生沖突,被視為全球化象征的麥當勞快餐店被搗毀。世界貿易組織部長會議被迫推遲5 小時開幕。當時老布什也剛好抵達西雅圖,當他的專車準備在飯店下榻時,被一群抗議者截住,并貼上了一個(全球化)“滾出我們的家園”(Stay out of our home!)的標語,領頭者是一位長相欠佳的女士。對此,布什先生調侃地說到:“或許她是我平生所見過長得最其貌不揚的女士了,當時我不禁悄悄對自己說:‘好極了,親愛的女士,我會遠遠地躲著您。’”這個小笑話頓時博得了一片笑聲。 他的主旨演講也由此自然切入正題,對全球化做了洋洋灑灑的演繹。

這是我平生第一次近距離與那么多的政壇名宿接觸,自然十分興奮。當時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作為溝通中外商貿交往的橋梁,我的公關咨詢工作又與中國“請進來,走出去”全球化進程息息相關,有許多心得感悟,很希望能夠有機會與更多的人分享。為了爭取到提問的機會,我在場下主動與會議主持人也是CNN主持人里茲·可涵有過很好的溝通默契。在我提問之前有幾名提問者,問題均圍繞海灣戰爭,對美國發起伊拉克戰爭頗多批評。記得一位在場的朋友還問了一個與日本相關的問題,布什反應詫異,但均從容應對。最后,主持人的手終于指向了我。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好友王凡打來,就告訴他我馬上要給老布什提問,讓他別掛電話。

?
我接過話筒,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首先就一股腦地把中國近30年改革開放以來順應全球化所取得的成績,與美國剛剛結束的大選結果所反映出的逆全球化的發展做了一個簡短比較。我講的大意是:如果把眼光放到歷史的長河中看,過去兩三百年中,神州大地實際上一直存在著理念上的“兩個中國”在爭奪空間,一個是“內陸、政治中國”,另外一個是“航海、商業中國”。縱觀中國近現代,基本上是前者占絕對優勢,一統天下。而20世紀70年代末改革開放以來,后者的空間得到大大的擴展,尤其是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后,標志著兩種不同理念的較量有了初步結果,后者顯然開始占領上風,中國人骨子里的企業家精神得到充分釋放,經濟持續高速增長,中國真正在向世界敞開懷抱。相形之下,美國近年來卻在走一條完全相反的道路,變得內向保守。剛剛過去的大選結果就是明證,共和黨的票倉主要是保守的內陸,支持民主黨的則是開放的東岸和西岸沿海各州。這次大選的結果就是“內陸美國”的勝利,“航海美國”的失敗。說到這里,我禁不住回應了老布什剛剛講的笑話,不客氣地說:“抱歉總統先生,正是那些‘其貌不揚的女士’們,把這位總統選入白宮。”

此時,主持人把我打斷了,“請問你的問題是什么?” 我講的過于興奮,居然忘了準備的問題。但還覺得意猶未盡,又加上一句:“作為耶魯校友,我最后想要謙卑地向您建議,目前美國需要的不是國際戰爭,而是國際友誼。”說完后隨即講了聲“Bye Bye”結束了我的“提問”。老布什總統當時回答我的具體內容,我已經記不清楚。只記得他舉重若輕地回應了我一下,大意是“啊哈,難怪你是耶魯校友啊”,對我的評語一笑置之。而我覺得,我要表達的意思基本已經說到。當時我最希望做到的,就是把我所理解的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邏輯,通過與老布什的對話傳播出去,讓美國人和世人真正了解中國的發展和進步,同時也希望表達對美國在海灣戰爭的態度。會下王凡跟我說:“車巍,你哪是在提問,分明就是在演講!”

會議結束后,我應邀參加了一個與小范圍與老布什的見面的招待會,實際上就是一個與老布什的合影會。老布什背靠盆枝葉繁茂的綠植,站在大廳一隅,大家自然排成一隊,順序等候與這位前美國總統合影留念。大多數人與他握手合影后就走開,讓下一位跟進拍照。輪到我時,我與老布什說“George,我的外公是1925年上的耶魯。” 聽到我這么說,老布什粲然一笑:“我父親也是那一年上的耶魯!” 看得出來,他清楚地知道我在會上的提問環節中,也參與對他“發難”的行列。但他毫不介意,笑聲朗朗,用他厚實的大手把我緊緊握住,完全是一位敦厚長者,和藹可親。 攝影師似乎聽懂了我們之間的對話,為我們用相機記錄了那一時刻。

十三年的時光匆匆飛逝,老布什離開了人世。當年與他近距離交往的情景,依然歷歷在目。現在看來,當時我真有股“初生牛犢不畏虎”的傻勁。再看老布什當年,一方面他畢竟代表了美國保守派的政治勢力,自然有其立場。同時,作為一位經歷了二戰洗禮的戰斗英雄,后來又“商而優則仕”,成功在外交界政界脫穎而出,成為美國第41屆總統,達到了權力的頂峰;但卻可以將其政見與個人情感清楚分開,顯示出“和而不同”的君子風范,至今看來,依然令人肅然起敬,值得紀念。(財富中文網)

注:作者為丹佛斯中國副總裁。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

张鸿林为什么会不打cba